辉煌游戏登录|建业股份0人客户贡献千万元收入?“吃相”难看信披真实性存疑

时间:2020-01-11 11:00:23 访问:4077 次

辉煌游戏登录|建业股份0人客户贡献千万元收入?“吃相”难看信披真实性存疑

辉煌游戏登录,photo by congerdesign?on?pixabay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无涯/研究员?映蔚?唐里 洪力/编审

2017-2020年是精细化工2.0时代,2021-2025年将进入3.0时代,2025-2030年则将转入精细化工4.0时代,中国精细化工产业正在由大国向强国迈进。在此背景之下,浙江建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业股份”)顺应发展潮流,“跃跃欲试”投身资本市场。

反观其身后,不仅财务数据前后出现多处“矛盾”,信息披露可信度堪忧;与此同时,多个经销商大客户0人贡献千万元收入,忽然“玩”注销或为“空壳”公司等,上述众多谜团如“远路人趟水”,建业股份的上市之路或难“一帆风顺”。

一、财务数据“打架”频现,信息披露真实性存疑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建业股份品牌已在低碳脂肪胺、增塑剂等市场形成了广泛的影响力。然而2018年,建业股份营收、净利增速双双下滑,其业绩增长态势略显“疲惫”。

据证监会公开信息,建业股份曾两次更新招股书,两版招股书签署日分别为2018年10月8日(以下简称“2018版招股书”)、2019年8月15日(以下简称“招股书”)。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建业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15.5亿元、18.2亿元、18.32亿元、8.18亿元,2017-2018年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7.43%、0.64%。

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建业股份净利润分别为5,534.58万元、16,676.31万元、19,755.24万元、7,913.77万元,2017-2018年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01.31%、18.46%。

其中,2016年,建业股份母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26,301.21万元、3,985.59万元。

但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建业股份母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则分别为126,292.1万元、2,921.59万元,即比招股书披露的母公司2016年营收、净利润,分别少了9.1万元、1,064万元。

除了母公司营收、净利润出现数据“打架”,同样蹊跷的还有主要能源耗用金额。据2018版招股书,2016-2017年,建业股份电生产耗用量分别为1,000.21万度、829.35万度,而耗用金额分别为643.48万元、580.44万元。

但据招股书,2016-2017年,建业股份电的生产耗用量却分别为1,470.49万度、1,358.23万度,而耗用金额分别为933.55万元、921.48万元。即较之2018版招股书,2016-2017年电的生产耗用量分别多出470.28万度、528.88万度,而耗用金额分别多出290.07万元、341.04万元。

数据“对不上”的迷云远未消散,建业股份的供应商采购金额及客户销售金额,也出现前后“矛盾”的现象。

据2018版招股书,2016年,建业股份对第四大供应商ocean win(hongkong)international limited(以下简称“ocean win limited”)的采购金额为6,490.46万元。

但据招股书,2016年,建业股份对ocean win limited的采购金额却为6,544.87万元,即比2018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多出54.41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据香港政府公司注册处(icris csc)公开信息,ocean win limited成立于2016年1月28日,是一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说,其成立当年即“一跃”成为了建业股份的第四大供应商。

据2018版招股书,2016-2017年,建业股份对第二大客户淄博大润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润化工”)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306.39万元、2,817.94万元。

但据招股书,2016-2017年,建业股份对大润化工的销售金额却分别为2,304.75万元、2,812.27万元。即对比2018版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6-2017年对大润化工的销售金额分别少了1.64万元、5.6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两版招股书显示,考虑报告期内建业股份的会计政策变更、更正及合并范围变化等因素,对上述数据“打架”现象,或未产生影响。

实际上,不仅其披露的大润化工销售额数据前后“矛盾”,这位建业股份的“大客户”背景也存在疑点。

二、0人公司贡献千万元收入,多个大客户或“力不从心”

报告期内,作为建业股份第一大经销商客户的大润化工,员工数量或与其为建业股份贡献的收入不匹配。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建业股份对大润化工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304.75万元、2,812.27万元、3,088.54万元、1,170.35万元,同期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49%、1.55%、1.69%、1.43%。

但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大润化工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1人。也就是说,大润化工员工人数一星半点,却撑起千万元收入,可谓是“独挑大梁”。

与之类似的,还有其他两大客户。

据招股书,2017-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杭州互润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互润化工”)位列建业股份的前十经销商客户名单,建业股份对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986.1万元、1,288.94万元、1,420.49万元,同期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0.54%、0.7%、1.74%。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互润化工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1人,也是“1人撑起千万元收入”的节奏。此外,互润化工成立于2017年3月27日。这意味着,互润化工成立当年即“跻身”建业股份前十经销商客户名单。而截至2018年底,互润化工实缴出资额为0元。

同样地,据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上海兆厚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厚化工”)均位列建业股份的前十经销商客户名单,建业股份对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677.29万元、2,061.19万元、2,375.15万元、914.12万元,同期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0.44%、1.13%、1.3%、1.12%。

但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2016-2018年,兆厚化工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2人。此外,兆厚化工成立于2016年7月26日。不难发现,兆厚化工成立当年即“入围”建业股份前十经销商客户名单,也呈“一出道便是巅峰”的态势。

问题远未结束。据招股书,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建业股份对前十大经销商客户之一,晋江市大船化工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船化工”)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76.27万元、551.53万元,同期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0.1%、0.67%。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大船化工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7月15日,大船化工还曾因未依照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直到2017年1月17日才被移出。

除此之外,建业股份的“0人”客户中,纷纷出现成立没几年便注销的奇怪情形。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宁波裕茂塑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茂塑化”)均位列建业股份的前十经销商客户名单,建业股份对其销售金额分别为699.29万元、1,280.91万元、393.12万元。

但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裕茂塑化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然而成立于2011年10月10日的裕茂塑化,却已于2019年5月30日注销。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均位列建业股份的前十经销商客户名单的宁波鑫隆达塑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隆达塑化”),建业股份对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830.01万元、1,881.46万元、1,376.31万元、344.54万元,占各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1.18%、1.03%、0.75%、0.42%。

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2016-2018年,鑫隆达塑化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鑫隆达塑化成立于2015年4月2日,目前却正在进行简易注销公告。

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不仅财务数据频现“矛盾”,且客户员工人数寥寥可数却为其贡献千万元业绩,“异相”尽显,此番上市,建业股份或“吃相”难看,未来是否会遭遇投资者的“用脚投票”?《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继续保持关注。

本文源自金证研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桥头资讯

  • © Copyright 2018-2019 tecnee.com 锁江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